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荷荷巴油 (Jojoba Oil)

荷荷巴油 (Jojoba Oil)                                                    黃慶三 (11/17/05 ed)

  
                                                                        荷荷巴植株                                     


                                                                                                                    荷荷巴 (垂直向上) 的葉子及果實


荷荷巴 [JojobaGoat Nut,學名 Simmondsia chinensis (Link) Schneider],荷荷巴科、油蠟樹科 (Jojoba familySimmondsiaceae)油蠟樹屬 (Genus Simmondsia)荷荷巴原產於加州 Sonora 沙漠及墨西哥北部。因它的特殊性,荷荷巴科只有一屬一種,而似乎沒有接近的同屬「親戚」。因為 Jojoba Jujube (也有寫成 Jujuba) 這兩字有點類似,所以也常產生混淆。Jujube是棗樹 (Ziziphus spp.),例如 Ziziphus jujuba 就是我們食用或入藥的「紅棗」。【請見拙作《棗樹 (Jujube) 》,http://cshuang2.blogspot.com/2013/10/blog-post_3361.html;及

《棘棗--耶穌的荊棘之冠》,http://cshuang2.blogspot.com/2013/10/blog-post_7599.html】。


是種工業用油的新農作品它可取代抹香鯨油 (Sperm Whale Oil)抹香鯨即 Herman Melville小說莫比敵(”Moby Dick”) 裡的大鯨魚,而做為名貴化粧品的原料,及最佳潤滑油。
幾個世紀以來,美洲印第安人用荷荷巴的種子來作食物,種子油則做化粧及皮膚和頭髮滋養劑,以及治療皮膚的毛病及傷口等。「荷荷巴」這名字的由來,據說有位叫O’odham的人詢問一位正用荷荷巴油塗抹身體及頭髮的印第安人,得到的回答是「荷荷巴」,於是它的名字就這麼訂了,而用它做成治療灼傷的藥膏。 1716 年,這藥膏被帶回西班牙及梵第岡,做治療禿頭之用 (其實它沒這有種效用)。它雌、雄異株,風媒傳粉,雌、雄的分辨可由花的構造來看:雄花成簇,而雌花成單。

荷荷巴學名的命名曾有一段週折的過程。最先德國著名植物學家 Johann Link 1822 時,把它歸屬於黃楊木 (Box) 科的黃楊木屬,且錯把英國植物學家 Thomas Nuttall 所收集種子的標籤 “Calif” ( California) 誤讀為 “China”,所以命名為 Buxus chinensis1844 年,Thomas Nuttall 把它更正為Simmondsia californica,因為它原產於加州,而且該屬於自已的一屬,Simmondsia (Simmondsia這個屬名,是紀念英國一位植物學家 Thomas William Simmonds,他在千里達島,Trinidad,探險、研究時去世)。可是 1912 年奧大利植物學家 Camillo Schenider 又把它更改為目前所用的Simmondsia chinensis

植物學名包括屬名 (Genus) 及種名 (Species) 兩部份,而種名即為說明或描述 Species 特色的「描述詞」(epithet) 。因為依照國際法則,種名一旦取用 (而「原產地」是個極普遍使用的種名描述詞),即使後來發現有錯或不恰當,再也不能更改。正如有種原產於南美洲的辣椒,
Capsicum chinense (最辣的 Habaneros就屬於這種),就因一位法國植物學家歸類時,錯以為原產於中國的緣固。

荷荷巴長有垂直向上的葉子,這是為了適應沙漠炎熱的氣候。夏天中午日正當中時,沙漠氣溫特別高,葉子光合作用的效率不佳,這時的太陽就照在荷荷巴垂直向上的葉緣;早上及下午的時刻,較溫和的陽光卻能照在整個葉面上,而能有效的進行光合作用,製造養分。

荷荷巴的種子含有百分之 45 60 的油。荷荷巴油其實不是「油」,而是純液狀的酯 (Easter),而俗稱為「液狀臘」
(Liquid wax)。它是由長鏈的單不飽和脂肪酸 (Fatty acid) 及脂肪醇 (Fatty alcohol) 組成,這種特殊的化學構造有抗氧化作用,而不會產生有腐臭脂肪之味道 (Rancid)。在植物界裡,獨此一家。

就因不會氧化,所以幾乎沒有保存期限。而普通植物油為脂肪酸三甘油脂 (Triglycerides),會因氧化而有脂肪的腐臭味。沙漠裡許多動物都吃荷荷巴的葉子及果實。可是果實所含的酯,除了 Bailey’s pocket mouse 外,動物都無法消化,所以人們只使用荷荷巴油做為瀉劑。過去印第安人吃它,祇在尋找不到真正的食物時,拿來充飢而已。就因不會消化,所以有人拿來做低熱量的食用油,但食用它常有輕瀉的現象。

荷荷巴油這種特殊化學構造,幾乎和抹香鯨鯨腦所含的液狀白臘 (Spermaceti oil,即俗稱的抹香鯨油) 一樣,因而「拯救」了許多抹魚鯨,免於被捕、殘殺的命運。抹香鯨油最重要的用途是高價化粧品原料,及高溫、高壓下的機械潤滑油。荷荷巴油的另個特色是它非常類似人類皮膚皮脂腺分泌的皮脂 (Sebum)。皮脂可溫潤頭髮及保護皮膚,減少縐紋。當人們年紀漸大時,皮脂的分泌也相對減少,所以塗抹荷荷巴油就可補充皮脂的不足。對於乾性髮質及乾性縐紋肌膚,可使其恢復活力、光澤。荷荷巴油也可治療粉刺 (Acne)、傷風或發燒時在嘴邊呈現之小水泡 (Cold sores)、乾癬或牛皮癬 (Psoriasis) 等;而對於過敏性皮膚,如富貴手 (Eczema) 等,也有相當的療效與舒緩作用。

荷荷巴喜愛溫熱、不會結霜的沙漠地帶。通風、排水良好 pH 7.3 8.2、含有高磷成分的土壤。年雨量 30 公分長得最好,但低至每年 12.5 公分的雨量也可生長。氣溫在攝氏零度至 47 度之間,而成熟的植株可忍受至攝氏零下十度。它可用種子或插枝法繁殖。種子繁殖的植株,五年後可開始結果;但需八至十年才真正成熟。當然最好從已知性別的植株選取扦插的枝條。一個種植區裡,通常種植百分之 90 95 的雌株,其他百分之五至十必須是雄株,作傳粉用。

荷荷巴油除了做高級化粧品及高溫、高壓潤滑油外,也可能作為發酵工業的除沬劑 (Anti-foaming agent),及錄音、錄影帶的潤滑劑。它也可極其容易的氫化成軟臘,作為臘燭、亮光漆、水果及藥丸的外塗層 (Coating),還有作電池及電線絕緣用。因它能長時間承受高溫、高壓且不易分解的特性,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荷荷巴油曾使美國的一些戰鬥武器及輜重機件、引擎的性能,甚至機關鎗,都比其他國家更勝一籌。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荷荷巴的種植、生產起起落落,也曾發生過市場的龔斷、市價的操縱、甚或欺詐等。有些化粧品公司乾脆改用人工合成的抗氧化劑,而不用荷荷巴油,因而造成許多荷荷巴田的荒廢。目前美國荷荷巴油生產量不多,所以價錢也高。原因除了還沒有培養出高生產量的品種外,也常因霜害而造成了損失。       

2017年6月6日 星期二

藍花楹 (Jacaranda)

藍花楹 (Jacaranda)                        黃慶三 (06/15/2017)


 藍花楹行道樹 (五月攝於洛杉磯)
 
藍花楹花近照
藍花楹幼葉 
藍花楹裂開豆莢

           

藍花楹 (JacarandaBlue jacaranda,學名 Jacaranda mimosifolia) ,紫葳科 (Bignoniaceae),藍花楹屬 (Genus Jacaranda)這屬有49種,原生於熱帶及亞熱帶墨西哥、中美洲、南美、古巴、牙買加、巴哈馬等地,它也廣泛地種植於亞洲,尤其尼泊爾地帶。J. mimosifolia這品種在尚比亞 (Zambia)、南非、津巴布韋 (Zimbabwe)、及澳洲也頗普遍。屬名 Jacaranda  源自南美洲原住民瓜拉尼人語 (Guarani),意為芳香。這屬名也用為它的俗名。花通常呈藍色、紫藍,但也有白色的栽培種 (例如J. mimosifolia ’Alba’)。花期可達兩個月之久。
在不少地方,包括墨西哥、洛杉磯、里斯本 (Lisbon)、塞維爾 (Seville, Spain) 等,藍花楹開花象徵著春天的來臨。因為種植許多藍花楹,南非的行政首都普利托里亞 (Pretoria) 有「藍花楹之城」(Jacaranda City) 的美譽。澳洲有些城市則在藍花楹盛花期,舉行「藍花楹節」(Jacaranda Festival)美國在部份的加州、內華達州、阿里桑那州、德州、及佛羅理達州多有種植。藍花楹適應於USDA Zone 9b-11

洛杉磯大多種植J. mimosifolia這品種,它在五月、六月初開一次,秋天也會再開一次,但秋天的綻放,較沒春天的紛繽。依據報導,2010年時,洛杉磯有 148,530棵藍花楹。1 它長至25-45呎高, 藍色、喇叭形的花一至兩吋長,有五瓣。成排的行道樹,盛花期只見一片粉藍,猶似童話仙境。20世紀傑出的俄裔美國作家,也是昆蟲學家,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 (Vladimir Nabokov) 曾說,”He could live in Los Angeles simply for the Jacaranda trees"。許多年前,筆者有次出差,搭機至洛杉磯附近一個小機場降落前,見到夾道盛開、可能上百株的藍花楹,沒見一絲綠葉,只見一道有似粉藍的小溪流,印象至為深刻。

南加州的藍花楹,據推測是在淘金熱時 (Gold Rush) 傳入,但許多南加州代表性、頗受喜愛的植物,約 143種以上,諸如藍花楹、九重葛、天堂之鳥、黃花夾竹桃 (Yellow oleander,學名Cascabela thevetia)、星茉莉花 (Confederate Jasmine, Star Jasmine學名Trachelospermum jasminoides) 等,需歸功於凱特·塞欣 (Kate Sessions--1857-1940) 女士50多年來,從夏威夷、拉丁美洲等地引入、及推廣這許多適合南加州的植物。

凱特·塞欣女士28歲時 (1885),在聖地牙哥 (San Diego) 開張了一家園藝店 (Nursery),配合當地快速的成長,很快的她成為當地最出色的園藝商。由於她的前瞻及努力,聖地牙哥的「巴爾波亞公園」(Balboa Park) 也從荒蕪、沒有計劃的「空地」,轉變成和許多有名都市花園 (City Park) 齊名,甚或更勝一籌的園地,而她也被遵稱為「巴爾波亞公園之母」 (The Mother of Balboa Park)有座她的銅像塑立在那兒紀念她。筆者曾去參觀巴爾波亞公園兩、三次,每次都流連忘返。

在二十世紀初期,這位未來的「巴爾波亞公園之母」把藍花楹「帶」至洛杉磯市。依據大衛·赫曼 (David Hochman) 2013年的報導,2下列是洛杉磯市的一些「最佳」觀賞藍花楹的好景點:

1.      The corner of Hope and Flower Streets in downtown.
2.      Ayres Avenue in Westwood.
3.      The corner of Woods and Wilshire in Old Town Fullerton.
4.      Miracle Mile.
5.      Beverly Hills residential streets.
6.      Stansbury Street or Dixie Canyon Avenue near Valley Vista Boulevard in Sherman Oaks.

藍花楹喜全陽、排水良好的砂質土壤。通常種植於溫熱地帶。長成後可忍受冰凍的氣候 (至攝氏零下7度或華氏19),但幼株卻無法生存在這種低溫的情況。藍花楹屬包括兩組 (Section),即Sect. Jacaranda Sect. Dilobos 。前者有18種,後者有31種。後者屬於較原始 (Primitive) 的物種,原生於巴西東南部。可用嫁接、扦插、或種子繁殖。嫁接、扦插者,23年會開花,但實生苗714年才會成熟開花。3幼株需做適度的修剪,保持優美樹型;吸枝 (Sucker) 需除去,只留一個主幹。在它最初1520年的樹齡中,每三年需作這種修剪。4又在USDA Zone 9b以北、以盆栽種植、冬天移入室內的植株,雖然已臻成熟,但不一定會開花。3

花謝時,紫色、喇叭形但萎縮的花瓣,鋪滿樹下,有如紫藍的地氈。如掉落在人行道上,尤其潮濕或雨後的水泥人行道,需要掃除,否則可能引致行人滑倒的危險。開花後,會結約三吋直徑、近圓形、褐色的子莢。一、兩個月後,種子成熟,子莢會掉落。種子扁平、帶翅。

數個藍花楹的品種常種為觀賞用,另有一些品種則是利用它的木材,例如樹幹較直而長的 Copaia 藍花楹 (J. copaia) 這品種。木材灰白色,木紋直、質軟、無節,常用來做鏇床細工 (Turnery)、木碗等。在乾旱季節,Copaia 藍花楹的綠色枝葉,可焚燒來排斥叮咬的昆蟲。試管實驗 (in vitro study) 出,藍花楹淬取液有抗微生物的作用。5 民間處方用其樹皮做通便劑、治痢疾、梅毒;葉子用來治療利什曼病  (Leishmaniasis一種由寄生原生動物利什曼原蟲造成的疾病)、發燒、和癬;圭亞那 (Gujano) 也使用樹的部分治療潰瘍和瘡。

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魚腥草 (Fishwort)

魚腥草 (Fishwort)                   黃慶三 (07/10/09)

魚腥草植株
 魚腥草葉和花 
                                            
                                                                     斑葉魚腥草

魚腥草、臭臊草、蕺菜 (FishwortChameleon plantHeartleaf,學名 Houttuynia cordata, Thunb.),為三白草科 (Lizard tail familySaururaceae ),蕺菜屬 (Genus Houttuynia)魚腥草是這屬的惟一品種 (Species)。屬名Houttuynia 是為了記念荷蘭生物學家 Maarten Houttuyn (1720 – 1798);拉丁文種名cordata意為『心形』,指其心形的葉子。中文為魚腥草、臭臊草 (台語) 的原因是因它有魚腥味的緣故,而英文 “Fishwort” 也該是同樣的理由;惟 “Chameleon plant” “Chameleon herb” 則專指葉片有黃、紅、綠三種顏色的斑葉變種 (Variegated variety) 或栽培種,猶如變色蜥蜴 (Chameleon),在歐洲及美國培植為觀賞用或地面覆蓋 (Ground cover) 植物,有時也用做沙拉。1

它原產於亞洲東部,包括台灣、韓國、日本、中國南部、及東南亞地帶。2魚腥草生長於陰濕處或溪澗邊,常可在野地、路旁、庭園樹下等較陰濕的地方發現,大片蔓生,亦可種於淺水中。植物高2080公分。地下莖伏地蔓生,植株直立,葉心形,對生。可用種子繁殖,但分株法較簡易。華府地區冬天時,地面上植株凍死消失,但春天由地下莖再行發芽生長。五、六月開白花。野兔、鹿子不會嚼食。

葉子、果實、及根莖均可做為野菜蔬食。3嫩葉可做沙拉生食、或氽燙涼拌,而煎、煮過後腥味消失,但仍具其特有風味,有些人可能需要『適應』後才行,正如食用香菜 (Coriander) 一般。春夏季時,風味較佳,秋後可能含有苦味。日本少數農村家庭也偶爾摘葉子做油炸菜 (Tempura)越南人常用它做為調味香料。1根莖通常煮過後才食用。記得小時候母親曾以魚腥草葉子煎蛋、煮湯,做為『退火』用。前些日子筆者火氣大些,嘴唇破裂,就在後院採摘一些,也是拿來煎蛋、煮湯。食用兩次,果然大為好轉。

植株地上部分含約 0.005% 揮發油,內含抗菌有效成分癸醯乙醛或魚腥草素 (Decanoyl acetaldehyde)、月桂醛 (Lauric aldehyde)α-派烯 (α-pinene) 和芳樟醇 (Linalool) 等,前兩者都有魚腥草的特異臭氣。魚腥草素被證實對黴菌有抗菌作用,1,4 另外對溶血性鏈球菌、肺炎球菌、及金黃色葡萄球菌也有頗強的抑制作用。葉子所含的槲皮苷 (Quercitrin) 則具有利尿作用,能擴張腎動脈,增加腎動脈血液量及尿液量,並具有強心、血管收縮、毛細血管強化等作用。其他如能強化人體免疫功能、消腫、止痛、止咳、預防傷口感染等,亦為魚腥草主要功效。4 有人認為它可抗癌;3 根部可用來治婦女白帶等外用治癰腫瘡毒,毒蛇咬傷。


魚腥草素為揮發性油,煎、煮後的魚腥草,其含量因蒸發而較為低微,抗菌效果較差。人工合成的魚腥草素為癸醯乙醛的亞硫酸氫鈉加成物,性質穩定,保留了魚腥草素的抗菌作用,對金黃色葡萄球菌及其耐藥菌株、肺炎鏈球菌、甲型鏈球菌、流感桿菌、傷寒桿菌以及結核桿菌等,均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5 有人以魚腥草和覆盆子 (Korean black raspberryRubus coreanus) 的萃取液,做為防治敏感用,申請美國專利。6

2017年5月11日 星期四

草莓樹 (Strawberry Tree)

草莓樹 (Strawberry Tree)                                 黃慶三 (05/15/2017)

 
                         野草莓樹果實  (Arubus unedo)  
                        盆栽野草莓樹
 
      濱海草莓樹花串 (Marina strawberry tree)
     濱海草莓樹花串 (Marina strawberry tree)
                                        濱海草莓樹樹幹  

               西班牙馬德里市市徽

                                        

草莓樹 (Strawberry Tree,學名Arbutus spp.)杜鵑花科 (Heather familyEricaceae),漿果鵑屬  (Genus Arbutus)。較常見的「野草莓樹」(Strawberry tree,學名A. unedo) 原產地中海地區,而頗接近的品種為「希臘草莓樹」(Grecian Strawberry Tree,學名 A. andrachne)、及「加那利草莓樹」(Canary Madrona,學名 A. canariensis);北美洲則有「德州草莓樹」 (Texas Madrone,學名 A. texana) 、「亞利桑那草莓樹」(Arizona Maderone,學名A. arizonica) 、及「太平洋熊莓」(Pacific madronaBearberry,學名A. menziesii ) 等。

西班牙馬德里 (Madrid, Spain) 的市徽 (Coat-of-Arms),為一隻熊採食草莓樹的果實,市區裡也塑造如此的一座大銅像。據說熊喜食熟透、發酵的草莓樹果實,而常會引致酒醉。約 200,000年前,人類 (Homo sapiens) 從樹上下來,檢食熟透、掉落地上、發酵的水果。酵母 (Yeast) 把果糖轉變成酒精,這酒精不衹能殺菌,且發酵的作用,會產生多種維他命及營養,例如葉酸 (Folic acid)、菸鹼酸 (Niacin)、維他命B2  (Riboflavin)、維他命B10 (Thiamine) 等等,供給食用者熱量、水份、及「必需營養素」(Essential nutrients--指身體不能合成的、正常生理功能所需的營養素,因此需從膳食來源獲得) 等。

人類有文明以前的膳食,「必需營養素」頗為缺乏,因此這經由食用發酵的果實,給予人類發育的諸多益處。最初人類因飲用由野生穀類製造的「啤酒」(Beer),不祇得到更多營養,促進大腦的發育、及成熟;且由於飲用酒精觸發的靈感、想像力、及增進嚐試的勇氣 (喝酒後、酒醉時,常會做出清醒時不會、或不敢做的「餿事」),因而創造出藝術、語言、文字、宗教、以及接下來的人類文明等。最新的考古證據、以及因而提出的新「理論」
(*有關酒、及11,000年前神廟古跡、釀酒槽、無數切成片斷鹿骨的記述,指出可能敬神、飲酒、鹿饈的饗宴,請見下註文獻)4,5  認為人類放棄「打獵搜集」(Hunter-gather) 的遊獵生活方式,而改成農業定居的社會,以生產穀物的原因或目地,是為了能夠生產大量的穀物,以釀「啤酒」,來供應大批聚集敬神、崇拜的人群需要,而非過去認為只為了供應「麵包」 而已的理論。

草莓樹」可長至5-10公尺 (16-33英呎) 高,樹幹直徑 80公分 (32英吋) ,適於 USDA Zone 7-10。葉深綠、亮麗,具細齒緣,5-10公分 (2-4英吋) 長,2-3公分 (0.8-1英吋) 寬。花兩性 (Hemaphrodite) ,秋天開白色 (偶而有粉紅)、鈴形,4-6公厘 (m) 直徑,10-30公分 (4-11英吋) 長圓錐花序,由蜜蜂傳粉。果實紅色,1-2公分直徑,表面粗糙,約12 個月後,即一年後秋天再度開花時,才會成熟。果肉橘黃色,含有20% 的糖份,可食用,其味 (有人認為) 有似無花果 (Fig),或做果醬、釀酒,例如葡萄牙的「草莓樹果白蘭地」(Aguardente de Medronhos,含酒精量約48%) 等。

「濱海草莓樹」(Marina strawberry tree,學名Arbunus x marina) 為「草莓樹」(A. unedo) 和一個不知名的品種自然混種而來。它於1980年代中期,開始在園藝店出售。它的不知名親本,有不同的說法,1 其中之一的說法是「草莓樹」和「希臘草莓樹」在舊金山的 Marina區混種而來,所以稱為「濱海草莓樹」(Marina strawberry tree,學名Arbutus × andrachnoides)2 () 草莓樹的花白色,而濱海草莓樹」的花為粉紅。樹幹枝椏為桃花心木 (Mahogany) 的顏色。果實紅色或黃色,可食用,其味有如奇異果 (Kiwi) 及真正草莓的混合。

草莓樹的葉子、樹皮、及根有收斂及利尿的作用,也有尿道防菌的功效。所以可用來
治療尿道炎、及膀胱炎。又因它的收斂作用,所以也用來治療腹瀉、及痢疾。用它所做
漱口水可治喉痛。3花有輕微的發汗作用。樹皮含有45% 的單寧 (Tannin),樹皮、葉子、
及果實可用來淬取單寧酸。木頭也是良好的木炭材枓。
 
「太平洋熊莓」原生於北美洲西海岸,從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至Santa Barbra以北的加州。
常青,可長至 10-25公尺 (33-83 英呎) 高。橘紅色樹皮在植株成熟後會剝離,呈現淡青、銀灰
色的樹幹。春天開白色鈴形花串,秋天會結紅色果實。美洲原住民食用它的漿果,但因所含
單寧頗高,味澀。所以他們用其漿果釀酒。這些原住民使用乾燥的漿果製作項鍊和其他
裝飾品,或作為捕魚的誘餌;樹皮和葉子也用來治療胃痛、痙攣、皮膚疾病、和喉嚨痛等。
木材經久耐用紋理美觀;又因堅硬密緻為良好的薪材 (Firewood),甚至比橡木更佳。
 
草莓樹可長於排水良好,微酸、中性、或鹼性的砂土或沃土,全陽或半遮陰。可忍受海岸鹽霧 (Salt spray) 及空氣污染。因它在大部份花草、樹木「休眠」的秋、冬季開花 (白或粉紅),而紅、黃色的果實也在同時成熟,加上亮麗的葉子,赭紅的枝椏,誠為頗受歡迎的觀賞樹叢。可用種子、插枝、或空中壓條法繁殖。

台灣的「楊梅」(Red Bayberry,學名 Myrica rubra) 會生類似於草莓樹的果實,可食用、製蜜餞,所以台灣有人把它的英文名字誤稱為 “Strawberry Tree”;又有中文的園藝辭典錯把 “Arbutus” (「草莓樹」) 翻譯成了「楊梅」,因而有時令人混淆。【請見拙作《楊梅  (Red Bayberry) http://cshuang2.blogspot.com/2017/05/red-bayberry.html

*註:參考文獻的 Titles Sub-Titles 釋述】

4. “Gobekli Tepe: The World’s First Temple?--Predating Stonehenge by 6,000 years, Turkey’s stunning Gobekli Tepe upends the conventional view of the rise of civilization.” Smithsonian Magazine, November 2008.


5.  Curry, Andrew, “A 9,000-Year Love Affair.—Alcohol isn’t just a mind-altering drink: It has been a prime mover of human culture from the beginning, fueling the development of arts, language, and religion.” National Geographic, Vol. 231, No. 2, February 2017. pp.3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