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椴樹、洋菩提 (Linden Tree)

椴樹、洋菩提 (Linden Tree)                     黃慶三 (08/25/2016)

傑佛遜總統「蒙特奇羅」 (Monticello) 山莊的小葉椴樹 (Tilia cordata)

美國椴樹 (American LindenT. americana)

美國椴樹葉子及樹皮

美國椴樹植株 (攝於 Gaithersburg, MD)


筆者註:讀者對「椴樹」可能不大熟悉,但對舒伯特名曲《菩提樹》該頗熟。事實上,曲名《菩提樹》應是《椴樹》才對。
2009年到傑佛遜總統 (Thomas Jefferson) 的蒙特奇羅 (Monticello) 山莊去參觀,在他住宅前右方,有棵美麗的大樹,青翠蓊鬱,極為壯觀,它就是從德國來的「小葉椴樹」。至於原生美國的「美國椴樹」,筆者住處隔壁小鎮,就有一株大而美麗的樣本。

椴樹、洋菩提 (LindenLime TreeBasswood,學名 Tilia spp.)錦葵科 (Mallow familyMalvaceae)椴樹屬 (Genus Tilia)。它原歸屬於椴樹科 (Tiliceae),但最近的基因分析,發現它該歸類於錦葵科。1 椴樹屬約有 30 個品種 (Species),原生於北半球,包括亞洲、歐洲、及北美洲東岸的落葉喬木。它可長至約 20 40 公尺高,樹齡也相當長,據說德國有好幾株千年老樹。初夏會開黃白色、芬芳的小花,而椴樹花蜜相當高價。它的根可分佈極廣,其分佈的直徑,約樹高的兩倍半。2

椴樹的德文為 “Die Linde” (為女性,其複數為 Die Linden),英國的英文是 “Lime“,這兩字原指椴樹內皮的纖維或韌皮纖(Lime bast Bass)。把外皮剝去、內皮泡在水裡約一個月後,即可把纖維分開。這種纖維極為強軔,過去日本蝦夷人 (Ainu people) 用它來織布 (日本也有原生種椴樹 T. japonica);又據說這種纖維過去是用來製作漁網的主要材料。考古上發現,銅器時代就曾以其纖維製作衣裳。英國所謂的 “Lime tree”,並非極像檸檬之芸香科樹「酸橙」(Citrus aurantifolia),而指椴樹

上述提到德文的椴樹為女性,因它常被認為是女性的植物。德語「柔和」為 “lind”,奧地利語則為 “linde”。在德國人眼中,椴樹被尊奉為愛情與幸運女神芙雷雅 (Freyja),其民俗就把椴樹說是「情人樹」(Tree of lovers)瑞典「植物學之父」林奈 (Carl von Linné),其姓氏源自瑞典語的椴樹 (Lind)

歐洲和北美稱它為 “Linden tree””Linden” 原是形容詞,意為「以椴樹木材所做之物」,但以後也被用作名詞。北美又稱它 “Basswood”,而特指「美國椴樹」,T. americana)。「小葉椴」為 “Little leaved linden tree” (學名 T. cordata);而「大葉椴」或「寬葉椴為Broad leaved linden-tree” (學名T. grandifolia,同義字T. platyphyllos)。這些不同品種易於雜交,例如歐洲椴樹、歐椴 (Common limeT. × europaea),為小葉椴及大葉椴的混種 (同義字 T. × vulgaris)

荷馬 (Homer,生於西元前九世紀古希臘詩人)、賀瑞斯 (Horace65--8BC羅馬詩人)、威吉爾 (Virgil70-19BC,羅馬詩人)、及蒲林尼 (Pliny23-79 AD,羅馬學者) 都提過椴樹及其代表的美德或情操。而中古世紀及較近代的詩人、音樂家,也常以椴樹來做羅曼地克的象徵;又托爾斯泰 (Tolstoy1828-1910) 的《戰爭與和平》(War and Peace) 也提到了椴樹。

羅馬詩人奧維德 (Ovid43BC-17AD) 有個「好客」的寓言神話故事,述說希臘主神宙斯 (Zeus) 和他的使者漢密士 (Hermes) 化裝成貧窮的農夫,到佛里幾亞 (Phrygia) 的一個小鎮,到處款門,希望有人饗以餐食、並收留過夜。他們都碰到閉門羮,直到鎮外,包娔絲和菲勒蒙 (Baucis and Philemon) 這對老夫婦簡陋的小屋,才被開門接納,並且得到極熱情的款待。

為此,宙斯把兩人帶至山頂,逃避宙斯為了回應鎮中居民的不友善及諸惡款  (其實宙斯早就耳有所聞,這次是親自查証) 而降下的大洪水神罰。洪水過後,這對老夫婦原來簡陋的小屋,變成豪華的大理石寺廟,兩夫婦被任命為一直夢想擔當的祭司。宙斯也賜給這對夫婦長壽,並答應讓這對夫婦能同日去世的願望,並在死後,把他們化為相纏在一起的橡樹 (菲勒蒙)和椴樹 (包娔絲)

美國名作家霍桑 (Nathaniel Hawthorne) 在他的 “The Miraculous Pitcher” 一文中,3 也敘述包娔絲和菲勒蒙熱情款待陌生人的故事,因這對老夫婦在款待宙斯斟酒時,發現酒瓶裡的酒,再斟也不會減少的故事,而有 "The Miraculous Pitcher" “Mercury’s Pitcher” (在羅馬神話襄,漢密士為 Mercury) 這典故。

就因椴樹心形的葉子,有似釋迦牟尼佛修行成道時,打坐的「菩提樹」葉 (Bodhi Tree學名Ficus religiosa),所以又稱為「洋菩提」。但是也有人把它誤翻成「菩提樹」。例如舒伯特 (Franz Schubert) 著名的旋律優美,沁人心扉的 Der Lindenbau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C7gEVSgf9k),德文意為「椴樹」(The Linden Tree)歌辭是德國詩人繆勒  (Wilhelm Mueller1794-1827) 的詩,台灣卻把曲名翻譯成《菩提樹》(*優美的中文譯請見下註),而台灣也有英漢辭典把 “Lime” ”Linden” 譯註為「菩提樹」,不知是否出自同一原因?

椴樹頗耐寒,且可種植於鹼性土壤,病蟲害少,可長成金字塔的樹型,不需修剪。可用插枝、嫁接、或種子繁殖。種子需新鮮播種,乾燥的種子約需18個月才會萌芽。春夏濃綠的葉子,會變成金黄美觀的秋葉,所以常植為景觀樹、行道樹、或遮陰樹。例如小葉椴在其原產地的歐洲,經常被用做路邊的遮蔭樹。最著名的例子是德國首都柏林的 “Unter den Linden” 這條大街,它的中文該譯成「椴樹下大街」,却常被誤譯作「菩提樹下大街」,這些椴樹的樹齡都超過260年以上。

小葉椴的葉子約四至八公分長和寬,一般無毛;濶葉椴葉上常有毛;美國椴樹 (American Linden,學名T. americana) 葉子比較大,木紋也比較粗糙。小葉椴也是斯洛伐克 (Slovakia)、斯洛維尼亞 (Slovenia)、㨗克共和國 (The Czech Republic)、及色目斯 (Sorbs) 的國徽 (National emblem)

椴樹的多汁 (Sap),會吸引蚜蟲 (Aphid)。蚜蟲吸食樹汁後,產生蜜 (Honeydew),某些種類的螞蟻就「畜養」(Farming) 它們。螞蟻在保護所畜養蚜蟲的同時,採集蚜蟲所分泌的蜜露作食物,而形成一種獨特的「共生關係」(Mutualism)。飼養蚜蟲的螞蟻以觸角戳刺蚜蟲來「擠奶」;因此,這些被畜養的蚜蟲被稱為「螞蟻乳牛」。這螞蟻--蚜蟲的共生關係,不會傷害到椴樹。就因蚜蟲所產生的蜜會滴下,停在樹下的車子,常會因而塗上一層黏稠的蜜汁。


椴樹花除了可做重要的蜜源外,花及葉也可泡茶,而有鎮定神經的作用 (Nervine),特別是小葉椴花有較高、較濃的成份,可用來治療煩燥不安 (Restlessness)、歇斯的里症 (Hysteria)、頭痛、及治感冒、咳嗽、發燒、利尿、高血壓等。椴樹花含有槲黃素 (Quercetin),又稱槲皮素,為一種抗自由基的類黃酮 (Flavonoid),具有消炎與保護的功效,但USFDA並沒批准槲黃素的療效。民間處方以椴木製作的木炭研細吞服,以治療腸病,或外敷治療水腫、小腿的潰瘍等。樹的新芽、嫩葉、及花可生食;複瓣的椴樹花則用來做香水。歐洲人喜歡讓小孩在椴樹下玩耍,因為椴樹似有舒緩情緒的效果。

椴樹 (特別是小葉椴) 木材輕、白色、質軟、紋路細膩,是精巧木雕或模型的傳統材料。因它易於加工,且具有很好的音色,所以也常用來做電吉他、簫 (Recorder)、及鼓等打擊樂器。因質輕、不易變形、原色或著色 (Stained) 兩相宜,所以它也是木製窗簾或木製百葉窗的理想材料。

*註:《菩堤樹》(Der Lindenbaum) 中文譯 --作詞:繆勒;作曲:舒伯特

「井旁邊大門前面,有一顆菩堤樹;我曾在樹蔭底下,做過甜夢無數
我曾在樹皮上面,刻過寵句無數;歡樂和痛苦時候,常常走近這樹

彷彿像今天一樣,我流浪到深更;我在黑暗中經過,什麼都看不清
依稀聽到那樹枝,對我簌簌作聲;朋友來到我這裡,你來找求安靜。

冷風呼呼地吹來,正對著我的臉;頭上的帽被吹落,不忍轉身回看

遠離開了那地方,依舊念念不忘;我常聽見簌簌聲,你會找到安靜。」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