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5日 星期五

基因食品簡介 (Introduction to the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GMF)

基因食品簡介 (Introduction to the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GMF)                                                     黃慶三 (01/15/2011)


前言

依據《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al) 2011 1月的報導,全世界的人口將在這一年內達到七十億 (7 Billions)。和 1960年的三十億 (3 Billions) 人口來比較,50年來的人口增加了 133%。而增加最多的國家,大都是比較貧困、生產較少的國家,比如非洲國家、印度等等。如何供給這麼眾多人口的糧食,是個極大的問題,而基因食品的生產,是個可能幫助的方法之一。

基因轉殖食品、基因食品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GMF) 指利用基因工程 (Gene engineering) 技術,而生產特性經過基因改造之食品。即某種事先選擇的生物,可能是動物、植物、或微生物,剪取其所需特性的基因,移殖到另一生物體內,使這接受外來基因的生物改變性狀,如耐寒、抗旱,生長快速、增加營養成分、耐除草劑、耐貯存、抗病蟲害等等,而生產所需要的食品。而食品或加工食品以基因改造植物或動物為原料者,就叫基因轉殖食品或基因食品,也有人稱之為GMO (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

基因轉殖這方法和「誘變」(Mutagenesis,即Mutation breeding) 不同。誘變,不管是自然的或人為的手續,以化學或放射 (Radiation) 的方法,使生物產生非特定、但為穩定性的改變,而產生新種或新個體。它是基因學家Charlotte Auerbach 1940年代,以芥子氣 (Mustard gas) 加諸果蠅,而發生突變 (Mutation) 的發現,發展出來的方法。在討論基因食品之前,有些相關之處,先做個簡介;至於基因食品引起爭議的問題,將在最後說明。

遺傳科學


遺傳學 (Genetics) 是一種研究與基因 (Gene) 有關的學科,其目的是嘗試解釋什麼是基因,以及基因是如何發揮作用的。基因的作用,可以認為是現存生物個體從其遠祖所繼承下來的特質。比如說基因常是造成小孩個性、長像類似、但並非完全相似於父母的原因。所以更確切來說,遺傳學是研究生物個體的遺傳 (Heredity) 和變異 (Variation) 的科學。我們俗語所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但所得的瓜和豆,雖很類似,但並不一定完全和母株相同。這「因、果」關係,也可說是遺傳學的淺釋。

十九世紀以前,遺傳學上沒有許多系統化、科學化,特別是經過 (嚴格的) 統計設計或整理,的手序來闡述它的理論,其實人類自古以來,就已經利用生物個體的遺傳特性,即利用選擇育種、甚或雜交的方式,來提高穀物和牲畜的產量和品質。現代遺傳學就是為了尋求、了解遺傳的整個過程和機制,而成為生物學上一個重要的分支。

雖然遺傳科學的理論研究較早些,但其系統性的實驗、融合理論的探討,則由孟德爾 (Gregor Johann Mendel1822~1884) 開始。他是位奧地利的僧人 (Monk),也是位遺傳學的奠基人,所以有人稱他為 "Father of modern genetics"。雖然,孟德爾並不知道遺傳的物理基礎,但他觀察到了生物個體的遺傳特性,即某些「遺傳單位」會遵守簡單的統計學規律,而這些「遺傳單位」,現在就稱為基因 (Gene)

                          
                  遺傳學的奠基者孟德爾

在孟德爾時期,一種比較流行的理論,稱為「混合遺傳」(Blending inheritance),認為個體的遺傳特徵,是來自於其父母特徵的混合平均值。孟德爾的工作則否定了這一理論,他的結果顯示遺傳特徵是由不同基因綜合表現的結果,而不是連續的混合。當時的另一種得到人們支持的理論,稱為「用進廢退說」(Inheritance of acquired characteristics),又稱為「獲得性遺傳」,提出生物經常使用的器官逐漸發達,不使用的器官逐漸退化,並且這種後天獲得的性狀是可以遺傳的。現在我們知道後天獲得的性狀,也就是個體的經驗,並不影響他們的基因,因此不會遺傳給下一代

約從1856~1863,孟德爾進行了8年的豌豆 (Pea,學名Pisum sativum) 雜交實驗。豌豆通常是自花受精,但是孟德爾以人工傳粉的方法,將一個高的、同一個矮的品種進行雜交。雜交後的第一代中全是高的植株,他採收產生的種子。當這些種子繁殖並自花受精時,它產生的高植株和矮植株的比例是3:1。這樣產生的矮植株總是繁育同樣的後代,但是三個高植株中只有一個如此,其他兩個仍是以三與一的比例生出高和矮的植株來。


                                                           

                                                                                              孟德爾的雜交實驗 (雜交後第二代)

孟德爾把這實驗結果,解釋為每一豌豆植株都具有兩個決定高度的因子,而這兩個因子是由每一親本 (Parent) 賦予一個。就因高的因子是顯性 (Dominance),而矮的因子是隱性 (Recessive),所以雜交後第一代的植株全都是高的。但當接下來這一代 (雜交後第二代) 自花授粉後,這些因子在其子代中排列組合的可能性是:兩個高因子在一起,或者兩個矮因子在一起,或者一高一矮,一矮一高。前兩種組合將會繁育出同樣的後代,即各自生出全是高的或全是矮的植物;而後面的兩種組合,則將以三與一之比,生出高的和矮的植株。而紫色花和白色花豌豆雜交的結果 (紫色是顯性、白色是隱性),和高的及矮的植株雜交的結果如出一轍。


孟德爾於1865捷克的布爾諾 (Brno) 「自然科學研究協會」(Society for Research in Nature) 上報告了他的研究結果。次年又在該會會刊上發表了題為《植物雜交實驗》(Experiments on the Plant Hybridization) 的論文。他在這篇論文中提出了「遺傳因子」,及顯性、隱性等重要概念,並闡明其遺傳規律,後人稱之為「孟德爾定律」(Mendelian Laws)但是他的這些發現當時並未受到學術界的重視,直到1900年,孟德爾定律才由三位植物學家分別予以證實,而成為近代遺傳學的基礎。從此孟德爾也被公認為科學遺傳學 (Modern science of genetics) 的奠基人。上面已提過,孟德爾的「遺傳因子」,就是現在所謂的「基因」。
      
脫氧核糖核酸 (DNA)

脫氧核糖核酸、去氧核糖核酸Deoxyribonucleic acid,縮寫為DNA),是一種分子,而可組成遺傳指令 (Hereditary material),以引導生物的發育以及生命機能的運作。其主要功能是各種生物長期性的資訊儲存,以建構生物細胞內的其他化合物 (如蛋白質及RNA),所以可比喻為建造一幢房子所有房間、細節所用的「藍圖」。而帶有遺傳訊息的DNA片段,即為「基因」。每個人的DNA約有三十億 (3 Billions) 個鹼基 (Bases),而所有人類的DNA99%都是相同的。

遺傳工程或基因工程


既然基因可以決定一個生物個體的性狀,假如我們能夠在一個生物細胞的DNA中,塞入一個新的片斷,那麼這個細胞就可能出現新的性狀。基因工程 (Genetic engineering) 就是利用這一個原理,以達到特定的目的。把不同生物的基因併接在一起的技術,叫做「重組DNA 技術」 (Recombinant DNA technology),而拼接後的生物則叫 "Genetically modified" "Genetically engineered" ,或 "Transgenic"。而這些重組 DNA 生物所生產的食物,則通稱為「基因食品」。

傳統的植物 () 栽培種培育 (Breeding) 方法極為耗時,同時常是無法「準確」的達到所需的目的。反過來說,基因工程的手續,則可很快、且精確的培育出所需要的品種。比如說植物基因學家可以分離出某種植物抗旱的基因,然後把這抗旱基因植入不同的植物裡,這個經過基因改造的植物,就有了抗旱的機能,而且這種新機能可以遺傳下去。此外,基因的改造方法,不限於從一種植物到另一種植物,而是非植物的其他種生物基因,也可移植。最出名的例子是把一種微生物蘇雲金芽孢桿菌 (Bacillus thuringiensis,簡稱 B.t.) 的基因植入玉蜀黍 (或其他農作物) 中,而 B.t. 這種自然存在的微生物,會產生對蟲害幼蟲有致死性的蛋白結晶,而達到防禦蟲害的目的。這種基因移植後的玉蜀黍,可以自行生產殺蟲劑 (Pesticides),來對抗歐洲玉蜀黍鑽蛀蟲 (European corn borer)

植入新基因的方法有許多種,但基本上可歸類為三種:3

  1. 質粒法 (Plasmid method)-- 這是最普遍採用的方法,通常是用來改變細菌等微生物。這方法利用特殊限制性內切酶,使切割的DNA末端形成粘性末端;也利用同樣的內切酶,把要植入的基因片斷也產生粘性末端,再把這兩個粘性末端接續而成。
  2. 病毒載體 (Vector method)-- 這方法類似於質粒法,先用內切酶把原先個體的基因及過瀘性病毒的基因切割 (會致病的過瀘性病毒基因部份當然必須除去),再利用過瀘性病毒載體 (Viral vector),把所要的基因片斷直接插入個體基因內而成。這種技術也被研究,來作為治療人類遺傳性疾病的一種可能方法。
  3. 基因槍法 (Biolistic methodGene gun method)--這方法原先是為了基因移植時,細菌或病毒很難穿過穀類細胞壁而發明的方法。這基因槍是 1987 年康乃爾大學的 John Sandford 所發明的。8 這槍用金子或鎢作「子彈」,把要植入的基因塗附在這子彈上,用加壓的氦氣 (Helium gas),把子彈上的基因片斷射入想做基因改變的 DNA 裡。基因槍法對於植物的基因工程特別適用,其實它也具有廣泛用途,可用於許多生物,如細菌,酵母和哺乳動物細胞系等。其用法示意圖見圖一及圖二。

                                                              圖一:基因槍用法示意圖
     




                        圖二:Helios Gene Gun schematic and Standard Gene Gun (Bio-Rad)9                             


到目前為止,許多種食品或生物都有基因改造的品種,包括玉蜀黍、棉花、蕃茄、大豆、甜菜、油菜子 (Oilseed rape)、鮭魚、豬、牛等等,不勝枚舉。植物或農作物運用基因改造的原因或目的,可以包括下列的情況:

1.      抵抗蟲害 ( B.t. 基因改造作物):農作物常因蟲善而損失慘重,甚或因而引起一些發展中國家的飢荒。為了避免蟲害,農民每年施用以噸計的殺蟲藥及購買噴灑設備,費時費力,提高成本;消費者也不願意食用噴灑農藥的食品、或因為不遵循施用規則或方法的不肖農民,而使消費者健康受損;又噴灑農藥時,一些益蟲或其他生物也受到傷害,影響生態;同時使用農藥農耕地的雨水餘流 (Run-off) ,也會污染河川水源 (包括地下水),可說一無是處。如果能夠利用像 B.t. 這種基因改造農作物,所需用的化學農藥及相關費用,及其他因而引起的環境及生態破壞等等,將可減少。目前這種作物包括玉蜀黍、及棉花等。
2.      忍受除草劑 (Herbicide tolerance—HT):有些農作物的種植,以物理方法來除草,比如翻土耕地,或其他人工方法,都不適合經濟效益。所以許多農民,都利用各種不會傷害農作物的除草劑,來達到目的。但施用除草劑不衹費神費事,價錢昂貴,且必須選擇不會傷害作物、環境、及生態的成品,或施用時,必需考慮及減低這方面的衝擊等。反過來說,如果基因的改良,而使農作物能忍受極強力、有效的除草劑,那麼整個種植生產季節所需施用的次數或劑量,將可減少,環境及生態的衝擊,也將相對的減低。例如孟山都公司 (Monsanto Company) 基因改造出一品系 (Strain) 的大豆,可忍受他們極有效的除草劑 “Roundup”。所以種植這品系大豆的農民,只需施用一次除草劑,而不必像過去必需施用多次才行。如此不衹減低費用,同時減少環境及生態的衝擊。除了大豆,苜蓿 (Alfalfa) 、甜菜 (Sugar beet)、及油菜仔 (Rapeseed) 也有這種基因改良的品系。
3.      抗病性:許多過瀘性病毒、黴菌、及細菌都會引起植物的病害,所以目前一些植物生物學者,都在研究如何利用基因改良,來研發一些抗病性的農作物。例如夏威夷木瓜的基因改良品種,可抗抗番木瓜環斑病毒 (Papaya ringspot virus)基因改良的綠皮南瓜 (Zucchini) 可抵抗黃花葉病毒 (Yellow mosaic virus)基因改良的甜椒可抵抗過瀘性病毒等。
  1. 抗寒性:沒預期或反常的低氣溫,會傷害幼苗、或正在成長、或準備收成的農作物、水果等。如果能把北極寒帶魚本身含有的防凍基因 (Antifreeze gene),嫁接到農作物裡,比如煙草或馬鈴薯,甚或一些蔬菜、花卉、水果,那麼農作物的生產季節就可延長,增加產量,至少減低霜害或凍傷。例如北北極比目魚 (Arctic flounder) 的防凍基因 (Antifreezing gene) 移植至草莓,上就可使植株及果實免受結凍/解凍的傷害。惟原本紅色的草莓果實,會變成藍色。
5.      抗旱性、抗鹽性:因世界人口的增加,一些農地常被用來建造房子或公共設施。為了供給所需的糧食,一些過去不適合耕作的乾旱地區、或高鹽份地帶,就必需用來耕種,但因此需要基因改進這些農作物的抗旱性、或抗鹽性,才能達到種植它們的經濟效益。例如抗旱玉蜀黍的品種,將預定在 2012年於美國開始商業種植;而最需要這種作物的非洲撒哈拉地帶 (Sub Saharan Africa) 預定在 2017年開始商業種植。6
6.      增加食物營養:發展中國家的居民,特別是貧窮的人口,常靠單一的主食,比如米飯,充飢。但是米飯本身並沒包含所需的各種養分、維他命等。例如貧窮國家小孩常因缺乏維他命A而變盲。目前已培育成功把黃水仙 (Daffodil,學名 Narcissus pseudonarcissus) 及一種土壤細菌 (Erwinia uredovora) Beta-carotene合成基因植入的稻米品系,而生產富含食用後會轉變成維他命A的「金米」(Golden rice)
7.      較長的保質期 (Shelf lifeStorage life):農作物,尤其一些水果類,收成後,有一定的保質期。如果能把產生成熟過程的果膠酶 (Polygalacturonase—PG) 基因加以限制,那就可延長儲存、運送、及上架後的期限。過去 “Flavr-Savr” (Calgene, Inc, Davis, CA) 這品牌的蕃茄,是第一個用基因改造、商業種植的產品。1994 5月得到 US FDA的核准後,在超市販賣新鮮蕃茄或做成蕃茄醬,都極受歡迎。只因 Calgene, Inc. 欠缺種植及選用適當品系,及處理、運送蕃茄的經驗,導致成本太高,無法和通常蕃茄果農競爭,加上有些人開始懷疑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而於 1997 停止生產,而公司也被孟山都公司 (Monsanto Company) 所購買。惟Calgene, Inc. “Flavr-Savr” 蕃茄,也開創了歷史上基因食品的先例。
8.      製藥工業:醫藥及預防針的生產、運送、儲存、及施用,不祗極為昂貴,也必需有應對的設施、人力、及專業人員來處理。特別在開發中或貪窮的國家,這些問題更為嚴重。如果能以基因工程方法,把藥物植入可食用的農產品或水果中,就可省卻許多生產、運送、儲存、及施用的不便及龐大的人力和經費。以預防針為例,十多年來,就有人研究如何利用蕃茄、馬鈴薯等農作物,給貧窮國家的小孩、成人食用來「接種」麻疹 (Measles) 、霍亂 (Cholera) B型肝炎 (Hepatitis-B) 等的疫苗。
9.      植物的污染修復法 (Phytoremediation):種植基因工程培養的樹種,可以吸收、去除土壤及地下水的污染物。比如基因工程培養的白楊木 (Poplar) , 可用來清除土壤中重金屬的污染。

美國及世界基因食品種植生產的現況

自從1994 年基因改良的 “Flavr-Savr” 蕃茄得到 USDA核准,開創了商業上基因食品的歷史先例後,即使對於消費者的接受程度,以及經濟上和環境的衝擊還不清楚,美國農民就開始廣泛的種植基因食品。1996年,忍受除草劑 (HT) 的大豆及棉花被廣泛的種植,其次是抗蟲害 (B.t.) 的棉花及玉蜀黍,而且每年快速的增加。圖三是USDA 2010 7月所發佈美國種植基因改良大豆、棉花、及玉蜀黍面積百分率的資料。


                                    圖三:美國基因食品快速的成長 (USDA 07/2010)5

根據 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the Acquisition of Agri-Biotech Application (ISAAA) 所作的統計資料,2008 年世界各國種植基因食品的面積及作物種類如表一;圖四則為種類國家位置圖:6

         
表一:Global Area of Biotech Crops in 2008--by Country (Million Hectares) (IAAA 2008) 6



   圖四:Global Map of Biotech Crop Countries and Mega-Countries in 2008 (IAAA 2008)6

截至 2008年為止,全世界有 25 個國家批准商業種植基因食品,另外加上30 個國家,即總共有 55個國家,明法允許進口基因食品或基因飼料。這些國家包括日本、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南韓、澳洲、菲律賓、紐西蘭、歐盟、及中國等等。玉蜀黍是受到最多批准的項目 (44 ),再來依次是棉花 (23 )油菜籽 (Canola14 ))、及大豆 (8 )6 其所佔作物的百分比各自不同。USA Today 2010 年做了一個統計,全世界及美國所有基因食品農作物的百分比如下圖:7

 

                            圖五:全世界及美國基因食品農作物百分比 (USA Today, 03/17/2010) 7


歐盟基因食品的政策

歐盟 (EU) 和美國對於基因食品政策的基本看法有所不同。美國對於基因食品的農作物和產品的立法體制,和非基因食品相同;歐盟則依某農作物基因食品生產的程序或方法,而發展出一套廣泛的規範。這個基本的不同,而導致不同生產試測、及商業種植核准的程續。因此美國基因食品的規範及立法較為寬容,而歐盟則較為嚴緊多端。10

這是由於 1970 1980 年代美國及歐盟對重組 DNA研究的成果及認識,所引致對基因食品規範前例的延伸,以及對於新建立有關基因食品規範或政策上,基本的了解及信賴,加上一些支持或反對者所造成的影響等。此外,1990年代至 2000年代初期,歐洲發生數次、不相關的食物安全問題,包括注射賀爾蒙的牛肉、牛奶 (1980~1990)、瘋牛病 (1996)、美國基因改良玉蜀黍及大豆進口歐洲 (1996) 、戴奧辛 (Dioxins) 污染的肉類、蛋、牛奶、乳酪、礦泉水、可口可樂 (1999)、口蹄疫 (2001) 等等,造成歐洲人民對於食物安全的憂慮,以及不太信賴政府對於食品工業的監督;加上直接、間接對環保、生態極注重的綠黨 (Green Party) 及綠色和平組織 (Greenpeace International) 的影響力。

這些持反對態度的綠色組織或個人,常以「科學怪人的食物」(Frankenstein food) 來形容基因食品,嚇阻或引起對基因食品不了解、或抱有懷疑熊度消費者的不安而不敢購買、食用。所以歐盟不祗有嚴格的基因食品規範,且其基因食品食物標籤也相當繁瑣。例如任何產品含有 0.9% 基因食品就必須加註在食物標籤上,11 以及如果加有 0.5% 基因轉殖食品飼料而生產的產品也須註明。12

不過在2010 3月,歐盟悄悄的批准了基因改良馬鈴薯的種植,而結束 12 年來的「暫停」規定。這個基因改良馬鈴薯是由德國化學鉅擘 BASF 所發展,目的是為了增加澱粉產量以作造紙之用,以節省能源、用水、及化學原料,而非做為人類的食用。歐盟的健康及消費者政策委負 (E.U. Health and Consumer Policy Commissioner) 說這個決定是基於完善的科學考量以及代表創新負責的政策。11 不過有些會員國家並不贊成這個「開放」的 先例,比如奧地利將禁止它的種植,意大利宣稱要保衛傳統的農業,綠色和平組織則說這種馬鈴薯含有某種基因,可引致病菌對某些抗生素的抵抗力,包括治療肺結核的藥物云云。

但支持開放的成員則指出,美國人食用的大豆有 90% 是基因改良的成品,但許多年來美國人從來沒有因而致病者;同時沒間斷的研究及考察,一直沒發現任何一項事實可用來證明基因食品對於健康及環境的危害。目前歐盟的六個會員國,包括奧地利、匈牙利、法國、希臘、德國、及盧森堡,禁止基因改良玉蜀黍的種植,2006年世界貿易組織 (WTO) 判決這個禁令不合法,因為這六個會員國引用的預測因子 (Risks) 沒科學根據。11 但幾年來歐盟並沒執行世界貿易組織的判令。

全世界大豆的生產有 75~80% 為基因轉殖者,除非改變對基因食品的看法或觀點,喜愛大豆食品的歐洲人,有天將不能享用這種佳餚。由於世界人口的劇增及可能導致的糧食危機,據說綠色和平組織最近不再使用「科學怪人的食物」來做基因食品的「代號」(Moniker) 了。

基因食品的爭議

基因食品引起爭議的話題有安全性問題、對生態的影響、倫理衝擊、以及國際貿易等。
美國管理基因食品有三個機構:環保署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USEPA) 審核基因食品植物對於環境的安全;農業部 (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USDA) 審核這種植物是否能夠安全的生長;而食品藥物管理局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USFDA) 則審查這種食品是否可以安全食用。而這三個機構都認為基因食品不會造成這些方面的問題。

2004 年美國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 的文獻指出,自從開始有基因食品以來,一直沒見到它對人類健康有負作用的報導;13 2008年發表在英國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的回顧文獻,14 過去 15年來,全世界不知有幾百萬的人口食用基因食品,但從沒有因而生病的報告。

假如美國施行強迫性的基因食品標籤 (Mandatory GMF labeling) ,這將是個複雜的問題。負責食品標籤的食品藥物管理局目前的立場是食品標籤的規定,係依據食品藥物及化粧品法 (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 的法規而來,但這個法律的規定只適用於食品添加物,而非整個食品本身,或其產品是否通常確認為可以安全食用 (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te—GRAS) 的情況。食品藥物管理局認為基因食品、和非基因食品根本上沒多大的區別,所以基因食品不應該受到更嚴格的標籤規定。假如所有的基因食品或其產品都必須加以標籤時,那麼美國整個食品標籤的規定或政策都須經過國會 (Congress) 作全盤的改變。不過基因食品知情權法 (The Genetically Engineered Food Right to Know Act--HR 2916, 108th Congress, in 2003-2004) 這法案 (Bill) 也許是個好的起始點,惟此法案並沒成為法律。

聯合國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FAO)4指出 FAO會不斷的研究和判斷基因食品的益處及可能的風險,惟會員國的相關政策將由各國各自決定、實施。而歐盟在基因食品上的爭議,即使在會員國彼此之間,則有不同的看法及做法,已如上述。
  
基因食品的可能益處及其爭議,可簡略的歸類如下:

  1. 益處
a. 農作物
    • 增進滋味及品質;
    • 縮短成熟所需時間;
    • 增加養分、產量、及應對環境壓力的能力;
    • 增加疾病、蟲害、及除草劑的抵抗力;
    • 產生新的產品或種植技術。
b. 動物
·         增進疾病抵抗力、生產力、抗寒、或飼料利用率;
·         增加肉類、蛋、牛奶的品質及產量;
·         增進動物的健康,及簡化疹斷、或疾病的治療;
·         有助於防止爆發病的緊急情況
c. 環境
·         利用對環境友善的生物除草劑、殺蟲劑;
·         水土保持、及節能;
·         森林產品的生物處理技術;
·         更好地管理和改善自然廢物處理。
d. 社會
·         食物的增產,減少人口壓力 (特別是發展中、或貧窮的國家)

  1. 爭議
 a.安全
·         可能影響人類的健康,包括引起過敏症之物、抗生素抗性標記基因 (Antibiotic-resistance markers) 的轉移、及未知的效驗;
·         可能的環境衝擊,包括因異株授粉而引起的基因轉移 (因而影響野生品種或原種)、對其他生物  (例如土壤中的微生物) 、甚或減少植物區系 (Flora) 或動物區系 (Fauna) 的多元性。
 b. 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及使用權
·         世界上食物的生產,可能為少數幾家公司所支配;
·         發展中國家,將更依賴工業先進國家;
·         基因盜竊 (Biopiracy) ,即外國公司竊取本土居民經過長期以來,反覆實踐,累積了很多改良種子、配育不同品種的經驗,但用基因轉移加以改進,又透過專利制度,聲稱擁有某一種基因,限制本土居民的使用權而謀利。
c. 倫理道德的考慮
·         侵犯自然生物的實質價值;
·         干預自然法則,而把不同品系動、植物的基因混合;
·         反對把動物基因植入植物基因,反之亦然;
·         可能引起基因轉植動物的某種壓力 (Stress)
d. 食品標籤
·         有些國家沒有強制性的基因食品標籤規定 (例如美國)
·         混合基因食品和非基因食品,使食品標籤的規則更為複雜、難行。
e. 社會

·         基因食品的發展或技術的先進,導致富有國家為此而有更大的與趣及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