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5日 星期二

阿龜櫻 (Okame Cherry)

阿龜櫻 (Okame Cherry)



阿龜櫻




阿龜櫻近照




  阿龜櫻行道樹 (Rockville, MD)





霓虹玫瑰紅  台灣山櫻 (攝於阿里山)


阿龜櫻 (Okame Cherry)                            黃慶三 (03/17/2012)

                
[筆者註: 「阿龜櫻」(Okame Cherry) 目前已於馬利蘭州蒙哥馬利郡 Rockville City 附近市鎮的不少車道、或行人道,綻放兩、三週了。至於華府櫻花,大家自然而然的想到 Tidal Basins 的白色吉野櫻 (Yoshino Cherry)盛開期通常較阿龜櫻約遲兩、三週。]

「阿龜櫻」(Okame Cherry,日名「亀桜」學名Prunus campanulata ‘Okame’ Prunus x incam 'Okame'P. incamp ‘Okame’) 是在 1940年代,英國的鳥類學家,也是當時日本櫻花的世界權威,Captain Collingwood Ingram (1880~1981),在英國以「台灣山櫻」(Taiwan CherryFormosa Cherry日本人稱為「寒緋桜」,學名 P. campanulata) 為父本,和日本白色的「富士櫻」(Fuji Cherry, 學名 P. incisa) 做母本混種而來。櫻花是薔薇科 (Rose familyRosaceae)屬,或名櫻桃屬、梅屬、櫻屬 (Genus Prunus)

Captain ‘Cherry’ Ingram (這是 Collingwood Ingram至今仍廣被稱呼、沿用的名字,就因他在櫻花所作的研究、培育、和雜交的貢獻),非常喜愛台灣原生種台灣山櫻」,極早開花、且有特別、霓虹般深玫瑰紅的花色,及鈴形、下垂、約 ¾ 至一吋直徑的花朵,紫紅的花萼,還有秋天時,豔麗銅紅色的葉子。(請見拙作「台灣山櫻花」,『我的部落格《拈花惹草集》』,http://tw.myblog.yahoo.com/gardener-us.)。衹是「台灣山櫻」是亞熱帶植物,不耐寒。他就以耐寒的「富士櫻」雜交,而培植出這具有兩親本長處的「阿龜櫻」。

「阿龜櫻」承襲台灣山櫻的霓虹豔麗花色 (被白色富士櫻「沖淡」了些),別緻花形,耐旱、耐熱,成長快,極早開花,花期也長,秋葉更是璀璨;也承傳富士櫻多花、耐寒的特性,所以受園藝界的喜愛。這雜交樹種高約 5 7 公尺 (16 23 英呎),它可種植於 USDA Zone 6 ~ 8 (攝氏 -23~-6度,或華氏 -20~-15),但可耐寒至 USDA Zone 5 (攝氏 -30 ~ -23度,或華氏 -10~20)屬中形樹種,適合種植於庭院小花園、大花盆、人行道邊、或車道行道樹。

它喜愛全陽 (5 6 小時) 或半遮蔭、稍為酸性、潮濕但排水良好的多種土壤,即使華府附近地區的黏土也可生長良好。耐寒、耐熱、又耐旱;蟲害極少,不易生病,可說是所有櫻花中,最抵抗力的品種,所以它是屬極易照顧的花樹。通常它以嫩株 (Softwood) 於五、六月扦插繁殖,易生根成活,約四年後即為成齡樹 (Adult tree)

由於上述的特性及長處,「阿龜櫻」在 1952 年獲得英國 Royal Horticultural Society Award of Garden Merit1981 年先得到 Preliminary Commendation of the Pennsylvania Horticultural Society而於1988 年完成所有評估, The Gold Medal Plant Award。這個金牌獎是根據USDA Zones 5~7 的某些植物,在觀瞻、美感、生長特性、及其抗寒性有「上等的」(Superb) 表現者。

據說「阿龜櫻」這名字有個典故。「阿龜」是日本美人的名字,而過去有位名為「阿龜」的女仕,是鎌倉時代 (1185~1333) 名匠高次的妻子,傳說她的丈夫在建造京都的千本釋迦堂」時,樑柱的尺寸計算錯誤,非常苦惱,後來在阿龜的幫助下順利完成,此事卻變成丈夫之恥。因此,在釋迦堂落成的那天早上,阿龜為維護丈夫的名聲而自殺。因此,「阿龜櫻」是為紀念阿龜而命名,千本釋迦堂」旁還建有阿龜的墳墓及彫像

鎌倉時代1940年代培植阿龜櫻早600多年;同時由照片看來,那株種在「千本釋迦堂」、有「阿龜櫻」名牌的櫻花樹,是株不小的白色垂柳櫻 (Weeping cherry)並非中形樹、直立、淡玫塊紅的P. campanulata ‘Okame’那座「阿龜」的石頭彫像,看來也極新穎。推測最初 Caption ‘Cherry’ Ingram 為這雜交新種命名為「阿龜櫻」的緣由,意為「日本美人」,而與上述典故的名字巧合,並非指千本釋迦堂」那株白色的垂柳櫻。筆者以為這新雜交種以台灣山櫻為父本,且秉承、有這父本許多的特徵及長處,似乎該以台灣俊男為名較合理些 (當然這只是個「題外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