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6日 星期二

木槿 (Rose of Sharon)


木槿 (Rose of Sharon)           黃慶三 (10/28/2009)
 紫紅木槿花
白色木槿花 
 姬金絲桃圖案 (Wikipedia)

木槿 (Rose of SharonCommon hibiscusShrub-Althea,學名 Hisbiscus syriacus),錦葵科 (Mallow FamilyMalvaceae),木槿屬 (Genus Hibiscus),原生於亞洲,約 2 4 公尺高,植株花瓶狀,它們有白色、粉紅、紅、淡紫、或紫色,嫵媚、可食用的花朵,而被廣泛種植於炎熱夏季的地區。
它的花通常是單瓣,但有些是複瓣。每朵花只開一天,但新枝上成串的花蕾,使它在整個夏季,整株花樹有許多花朵持續不斷的綻放著。因它極易種植,並且由於種子的傳播,擴展極快,而「歸化」於許多市郊地區,因此有些地方認為它算是有點「入侵性」(Slightly invasive) 的植物。
木槿是南韓的國花,它的韓文mugunghwa 意為「無窮花」,mugung 是「不朽」(Immortality) 的意思,hwa 即是「花」。
在英文聖經上,”Rose of Sharon” (中文翻譯成「沙崙的玫瑰」) 這名詞第一次在 1611 年詹姆斯金版 (King James Version of the Bible) 出現。根據新標準修訂譯本聖經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NRSV),「雅歌」(Song of Solomon 2:1) 翻譯小組的註解,希伯來文 ”Rose of Sharon” 的原意應該是番紅花 (Crocus,學名 Crocus sativus) 但也有人認為它指「沙崙鬱金香」(Sharon tulip,學名Tulipa sharonensis T. agenensis)、或是木槿 (H. syriacus)。不過有人認為番紅花是最普遍被接受的說法。
但依照聖經歷史、及地理環境上的根據,有些人認為最合理、適切的說法該是「海百合」(Sea lily,學名Pancratium maritimum) 這種花卉。又因「雅歌」第二章第一節的後半段:「是山谷裏的百合花」,所以還有某些聖經學者認為 ”Rose of Shron” 是指「百合花」(Madonna lily,學名Lilium candidum)。聖經的以賽亞書 (Isaiah 35:1) 也提到沙漠花開,中文新標點和合本譯為「又像玫瑰開花」,但英文 NRSV 版則為 “…like the crocus”,和「雅歌」一般,也說是“Crocus”。因此聖經上 “Rose of Sharon” 到底指的是什麼花,眾說紛紜,沒有定論。

在現代英文的使用上,”Rose of Sharon” 可指兩種不同的植物:
(1). 姬金絲桃 (HypericumRose of Sharon,學名Hypericum calycinum),為一種小灌木叢,可長至約 3 呎高,但常有匍伏狀的品種而做成地被植物 (Ground cover)。原產於東南歐洲、及西南亞洲,極適合於地中海的氣候。英國人及澳洲人稱它為 ”Rose of Sharon”。有五瓣,一至一吋半直徑亮麗的黃花。為極受喜愛的花園、庭院栽種植物,有許多混種及栽培種。
(2). 木槿,即上述的Hisbiscus syriacus,北美洲 (美國英文) 即稱它為 “Rose of Sharon”。美國有許多「流行」歌曲中,常引述 “Rose of Sharon” 這名字,甚或以它為曲名。
美國作家約翰史坦貝克 (John Steinbeck) 1939年創作的長篇小說,「憤怒的葡萄」或「怒火之花」(The Grapes Of Wrath) 裡的主要人物之一,即叫Rose of Sharon “Rosashan”。描寫三十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奧克拉荷馬州貧戶喬德 (Joad family) 一家,千辛萬苦,移往加州當採葡萄工人,希望能過較好的生活。但葡萄園主人不斷壓低工資,壓榨農民,引起罷工,地主卻勾結警察前來鎮壓的故事。這本書中描述了當時美國農民在生死線上掙扎、反抗的情景,引起許多州統治階層的恐慌,因而當時有些州禁止這本書發行。
美國國會為此派出了專門調查團,調查結果,發現這些農民的流浪式、民不聊生的生活,和史坦貝克的描寫極相似,有些情況甚至還要更嚴重,不得不讓美國社會重新檢討,而羅斯福總統 (Franklin D, Roosevelt– FDR) 則很早就主張該替書中描述的惡劣情況加以關注和改進。這本書於1940年獲普利茲小說獎,同年改編成電影,由亨利方達 (Henry Fonda) 主演,而於1962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
木槿可容易的以種子、壓條 (Layering)、或插枝法繁殖。它喜歡全陽、且排水容易壤土的所在,生育適溫約華氏70 86 (攝氏20-30 )。木槿原是多枝幹、且成長極快的灌木,但可以很容的修剪、種植成樹籬或樹牆 (Espalier),所以中文的別名又叫「籬障花」;但也可在最初兩年 (最好在冬天) 內,把一叢木槿修剪,祇留一個枝幹,而成為一株「樹」的形狀。
因它可不斷的開出許多花,且即使在美國東北部,可一直開花至八月 (南部則可能至十月),所以不管是單株或種成樹籬,都是很受歡迎的園林設計花叢。作成樹籬的惟一缺點,則因它是落葉性,冬天祇剩光禿禿的枝椏,沒能成為有隱祕性 (Privacy) 的庭院圍牆。但夏天時,種在後院游泳池周圍的木槿樹籬,不祇可隔離游泳池,而增加隱祕性及安全性,且可增添庭院的燦爛多姿。冬天落葉後,可把枯枝、太密的枝條修剪,以利明年開花。惟新葉子常等到遲春才萌發,常令人錯以為植株沒能渡過嚴冬而枯死。
(http://www.dajiyuan.com)



2019年7月11日 星期四

鴉片罌粟花與止痛藥 (Opium Poppy and Painkillers)


鴉片罌粟花與止痛藥 (Opium Poppy and Painkillers)      黃慶三 (06/30/2019)

https://blog.xuite.net/cshuang2/twblog/587952789



 鴉片罌粟花圖案1

鴉片罌粟花  (Wikepedia)

 Scarlet Opium Poppy (Michelle Gau提供)

 鴉片罌粟花莢果的乳液 (Wikipedia)

   
                       

罌粟科 (Poppy familyPapaveraceae) 廣泛分佈於溫帶和亞熱帶地區,大部份是草本,少數是灌木甚或小喬木。這科有 30屬,約有600個品種 (Species)1 為一年生、兩年生、或多年生植物。整株都會分泌白色、黃色、或紅色汁液。單葉互生或對生,常分裂。花兩性,蟲媒,少數為風媒花。花大而鮮艷,無香味。幾乎所有品種都含有植物鹼 (Alkaloids),且多種有毒

鴉片罌粟花 (Opium poppy, 學名 Papaver somniferum)罌粟屬 (Genus Papaver),可能原產於地中海東部。1它可用種子於早春播種,約一個禮拜可萌芽 (夏梢或秋天播種者,可於明春萌芽)USDA Zone 8-102 喜全陽及排水良好的土壤。通常初夏或仲夏開花,花色有不同深淺的粉紅、紅、及紫色,也有白色及雙色者。單瓣者有五個紙質、帶光澤的花瓣;複 () 瓣者則有許多花瓣。單瓣或半複瓣者呈杯形,而底部常有深色或白色的斑點,花的直徑可達10公分 (四英吋)。複瓣者可分成牡丹形組 (The paeoniflorum group,花形有似牡丹)、及流蘇形組 (The laciniatum group,花形有似流蘇或羽毛狀,更有猶似絲球者—Pompon)。幾天後花瓣掉落,留下略呈卵形、灰綠色的莢果。莢果可長至約高爾夫球的大小。

鴉片罌粟花這品種會生產鴉片 (Opium),以及含有鴉片的麻醉劑或安眠藥 (Opiates),例如嗎啡 (Morphine, 20%)、蒂巴因 (Thebaine, 5%)可待因 (Codeine, 1%)、罌粟鹼 (Papaverine, 1%)、及那可汀 (Narcotine, noscapine, 5-8%) 等,3 這些自然存在於鴉片罌粟花未成熟莢果的乳液 (Latex) 裡。莢果成熟後,會變為褐色。大的莢果可含上千粒黑色、白色、或灰藍色的種子,即罌粟籽 (Poppy seeds)。成熟乾燥的莢果,也可做插花材料。

所謂「罌粟籽」是指其成熟的種子,在新石器時代就已栽培做為食用。2,3 目前它常加在貝果 (Bagel)、瑪芬鬆餅 (Muffins) 、及蛋糕上;又罌粟籽含有40-60% 的油份,4 所以也可搾油,作為烹調用及作油畫顏料用的罌粟籽油 (Poppy seed oil)。因為罌粟種子一成熟後,鴉片罌粟花植株所含嗎啡等成份即消失。所以罌粟籽雖由鴉片罌粟花生產,但它只含有極微量的鴉片成分 (約百萬分之五十,即 50ppm)。因此罌粟籽並非「毒品」,食品店就可買到。因它仍含有微量的鴉片成份,緩刑者 (Probationer) 不可食用含有罌粟籽、或以罌粟籽油烹調的食品,蓋驗尿時 (Urine test),會呈現「毒品」的成份。

就因鴉片罌粟花會生產上述的鴉片及其他「毒品」,依據美國美國緝毒局 (U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簡稱DEA),除了有執照者外,擁有任何部份鴉片罌粟花的個人是犯法的 (食用罌粟籽不包括在內)。有些會生產較多生物鹼成份的栽培種,就用來種植、生產鴉片,作為醫藥用;而絕大多數種來作觀賞用或食用罌粟籽者,則選其有美麗的花卉或生產多籽的栽培種,其生物鹼含量頗低 (當然有少數為例外)。就因其生物鹼含量頗低,個人種為觀賞用的情形下,輯毒人員通常不會干預。4

拙作 (02/11/2013)《罌粟花 (Poppy Flower)(http://cshuang2.blogspot.com/2013/10/v-behaviorurldefaultvmlo.htmlhttps://blog.xuite.net/cshuang2/twblog/140173367)5 曾這麼描述:鴉片作藥用或變成毒癮的歷史或故事,淵源流長,罄竹難書。鴉片罌粟花拉丁文的種名 (somniferum) 中,Somnus 是神話中的睡神 (God of Sleep),或意指睡眠 (Sleep),而 ferre 為帶來 (Bring),意指鴉片麻醉的效用。

希臘神話裡,農業及豐收女神蒂米特 (Demeter) 在失去了女兒春之女神波西凡妮 (Persephone) 後的憂煩 [請見拙作《石榴 (Pomegranate)》有較詳細記述,http://cshuang2.blogspot.com/2013/10/blog-post_9263.html]6 為了能夠睡點覺而創造了鴉片罌粟花。荷馬的《伊利亞德》(Iliad) 及《奧德塞》(Odyssey),還有莎士比亞的《奥賽羅》(Othello) 都提到罌粟花。電影《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 的桃樂絲 (Dorothy) 昏睡過去的地方,就是一片的罌粟花田。罌粟莢果有許多種子,所以過去也常做女人多產的象徵。」Complete Jewish Bible (CJB) 世紀》43:11也提到鴉片。7. (現代中文譯本聖經或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英文聖經則沒提到「鴉片」這字眼,而說是香料或 Resin)

過去幾十年來,科學家一直想找出為何鴉片罌粟花會生產含有麻醉劑或安眠藥的鴉片? 20188 University of York, UK Wellcome Sanger Institute, UK分析了鴉片罌粟花的基因組 (Genome),而了解這植物的基因代碼 (DNA Code),也因而發現它如何演變,而導致能生產、製造這種藥用成分的能力。8 約一萬萬年 (110 Million years) 前,鴉片罌粟花把它原有的基因組重新覆製一遍 (即它變成有兩組基因組)。這種基因覆製一遍的現象,在有些植物的進化上,並不稀罕。它的一組基因保持穩定,另一組基因則可嘗試不同、有趣、甚或奇特的突變,而產生一些新的特性或能力。這覆製一遍而突變的基因,使鴉片罌粟花能製造、生產不同的混合化學成份,來抵抗一些有害的微生物及蟲害,同時又可吸引更多的傳粉蟲媒。

約在八百萬 (7,800,000) 年前,有兩個製造這些混合化學成份的基因,融合成為一個稱為 STORR 的巨形基因 (Megagene)。在沒有 STORR 基因以前,鴉片罌粟花只能製造有鎮咳作用的那可汀,就因這巨形基因的形成,導致鴉片罌粟花開始製造嗎啡及可因。當然這製造的過程並非只靠STORR這基因,而是有一群其他基因的協助而來 (共有15個基因)9 STORR 從何時開始、以及為什麼、及如何和這一群其他基因的合作,來製造有止痛成份複合物的詳情,目前仍是個迷團,有待科學家繼續研究、探索。

拙作 (02/11/2013)《罌粟花 (Poppy Flower)5 曾略述鴉片使用的歷史,其中一段:「依據 1877年創辦 Johns Hopkins Hospital之一,也被稱為「近代醫學之父」的Sir William Osler所著 ”Nature’s Own Medicine” 一文,指出由變成化石的罌粟花籽及考古資料,顯示約三萬年前,舊石器時代的尼安德塔人 (Neanderthal),就可能知道使用鴉片罌粟花。2009 Jim Hogshire “Opium For the Masses: Harvesting Nature’s Best Pain Medication” 一書指出尼安德塔人使用、變成化石的罌粟花籽,是在瑞士的湖邊所發掘。而近代人類 (Modern human) 在新石器時代,似乎就了解它醫藥的作用而種植罌粟花。」

Stefano, et al., “Reciprocal Evolution of Opiate Science from Medical and Culture Perspectives.” (June 13, 2017) 一文,更有詳盡的記述過去鴉片使用的歷史、對鴉片本身的醫學知識和了解、及其社會文化的背景。10 正如上述,近代人類在新石器時代,似乎就了解它醫藥的作用而種植罌粟花。但為什麼一個植物所製造的某個特別的化學成份,正好有適當的性狀,「嵌入」人腦的疼痛感受體 (Pain receptor),而產生止痛的效果? 亦即最初人們怎麼發現鴉片止痛的功效或應用?

人類 (包括尼安德塔人) 早就知曉以植物作藥用,甚至其他動物,似乎也會利用它們 (1993年的新名詞 “Zoopharmacoqnosy”,希臘文 zoo Animalpharma Drugqnosy Knowing)11也許過去就有人或一群人在鴉片罌粟花原產地,因巧合或存心嚐試它的藥效,而了解它醫藥的作用。這個發現,猶如「神農氏嚐百藥」的傳說。但神農氏是否只有一人 (相傳生存年代在夏朝以前—2070/2030BC-1600BC),或是一群人?

歷史上的傳說或記載常有相似之例。例如聖經《出埃及記》第二章描述摩西 (大約出生在公元前15201527) 出生的故事,和早先阿卡德帝國 (Akkad) 薩爾貢大帝Sargon of Akkad,統治期間2340—2384 BC,常被認為是第一個有歷史記載的君王)出生的故事,都是嬰兒被置於塗上瀝青和柏油的籃子放水流,而被發現、收留、成長的故事,學者認為這兩則故事頗為類似。又聖經《創世記》第七章洪水的故事,全世界,包括北美洲、南美洲、亞洲、歐洲、大洋洲等等, 許許多多民族也有類似的故事,12 甚至台灣原住民也有幾族有大洪水的傳說。13 即先有個有趣、或曾經發生、深含寓意的「 原型」(Archetype form) 傳說或故事,而這「原型」的傳說或故事,往往被以後的作者或「說故事者」(Storytellers)一再的重複模仿、與重塑。當然這是題外話,但互古流長、類似的傳說,不管是真正發生,或是「借用」而來,想必有其存在的哲理和意涵。

雖然利用基因工程,把鴉片罌粟花的基因殖入一些生物,例如酵母菌 (Yeast),而可使生物合成嗎啡及可因,但種植鴉片罌粟花仍是最價廉、可靠的方法。鴉片罌粟花的基因組的分析,可能讓科學家們用來促進鴉片罌粟這植物的產量,增加其抗病的能力 (尤其霉病—Mildew),而有可靠及廉價的來源。如此可以較容易供給這最有效的止痛、及減輕或緩和病痛的藥物,特別是用來供應貧窮、落後國家 (醫藥上) 的需求。

2010年代,因經處方和非經處方的鴉片類藥物使用劇增,導致有些國家,例如美國及加拿大,產生鴉片類藥物氾濫 (The opioid epidemic) 的情況,而長期使用引致健康、心理的問題,或超量使用而致死的例子,時有所聞;「非法毒品」引致的社會、經濟、治安、人命的問題,更是層出不窮。但鴉片類藥物正碓的使用,使一些得到無法忍受痛苦的病患,得到舒緩,則是不爭的事實。也許能因鴉片罌粟花基因組的分析、了解,來改進鴉片類藥物的功能,而能使它們更有效,但不會那麼容易 (因超量) 致命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