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6日 星期一

乳 香 和 沒 藥 (Frankincense & Myrrh)


         

  乳 香 和 沒  (Frankincense & Myrrh)                     黃 慶 三(01/10/2002)


https://www.blogger.com/blog/post/edit/454728011467657702/5374649440290122228


                                                                          乳香樹                                                                         

                                                    (Frankincense Tree, Boswellia carteri)

                                                                    乳香 (Wikipedia)




沒藥樹枝
(Myrrh Bush, Commiphora molmol or myrrha)

沒藥成品 (Myrrh)
(Wikipedia)


                                        
                                

依據聖經的記載,當耶蘇誕生時東方的博士來朝見,也帶來三樣禮物:黃金、乳香、和沒藥。為什麼他們帶來 黃金及這兩樣香料? 到底乳香和沒藥是什麼東西? 

這兩種香料在當時極為名貴,其價值與黃金相埒。它們原產於阿曼 (Oman)、也門 (Yemen)、及撒馬利亞 (Somalia) 一帶。這兩種香料在古代是神聖的,它們主要用來做各種宗教供奉神明焚燒的香。因為那時人們認為香料的煙,能把祈求的言語帶到天上去。它們也用來做香水及藥物。

古代的文明,例如埃及、希臘、羅馬、以色列、阿拉伯、印度、及中國 (明朝開始進口) 都使用這兩樣香料。在聖經上,乳香被提過 52 次,而沒藥則有 22 次。 在三、四千年前,埃及人就用它們來供奉給太陽神 (god Amen)、處理木乃伊、做藥用、或煙燻房子以驅除跳蚤、害虫等。當圖騰卡門 (Tutankhamun) 的墳墓在 1922 被發現時, 一個密封容器裏的這種香料,在 3,300 年後,仍然保有一絲原來的香氣。巴比侖的巴勒神廟 (Temple of Baal) 每年使用兩噸半的乳香;而羅馬皇帝內若 (Nero) 在宗教儀式時焚燒的乳香,也常以噸計。最近的研究指出,這兩種香料的主要成份極類似於賀爾蒙 (Hormones) 的化學構造。也許這點可以說明為什麼,它們自古以來就極受人們喜愛 的原因。

 四、五千年前為了買賣這兩種香料,在中東所形成的「香 路」(Incense Road),對於促進西方文明的重要性,正如東方的「絲路」(Silk Road) 所造成的一般。 駱駝的馴養取代了驢子,而成為沙漠主要的交通運輸工具,當然是個重要的因素之一。在「香 路」上的一個駱駝商隊 (Caravan) 的駱駝,常有 2,000 3,000 頭之多。烏巴 (Ubar) 是在阿曼 (Oman) 南部沙漠中一個運送香料駱駝商隊的前哨站。它的遺跡在1992 年才被發現。考古學家相信這個曾經「遺失」的城市,從公元前 2,800 年開始直到公元300 年為止,一直是「香 路」上的一個重要的香料集 散及商隊休息、保護站。 

 乳香的英文為 Frankincense   Olibanum,學名包括 Boswellia carteri B. sacra 等兩、三種植物,古代盛產於阿曼 (Oman) 南部的達法 (Dhofar) 流域。兩千年前,達法流域每年輸出約 3,000 噸的乳香。今日則在沙地阿拉伯南部、也門、阿曼、及撒馬利亞都有出產。乳香樹本身並不美觀,矮小、彎曲、有刺。但是用刀子把灰銀色的樹皮割開一個裂縫後,白色的樹脂就流出來。這樹脂留在樹上兩個禮拜後,即乾燥成半透明的乳香。乳香成眼淚顆粒狀或塊狀,味苦,燃燒時產生明亮的火花及馥郁宜人的香味。最早的乳香記載是在公元前十五世紀埃及皇后 Hathsepsut 的墳墓裏。燃燒乳香的墨灰則用做古埃及女人黑眼線的顏料。 

達法 (Dhofar) 流域曾屬於聖經裏示巴女王 (Queen of Sheba) 轄下的哈得拉姆王國 (Hadramut Kingdom)。根據聖經的記載,示巴女王在以色列所羅門王任內 (公元前 970--931 ) 曾帶極大批的香料、珠寶、及黃金來訪問所羅門王。這些香料想必有乳香、沒藥之類。極富有的所羅門王也從來沒有一次見過這麼多的香料。示巴女王在以色列住一陣子後就回國,她和所羅門王所生的兒子,後來就接了母親的位子而做了國王。據推測,目前非洲的黑色猶太人 ( DNA的檢驗,他們有猶太人的血統;又有類似猶太人的宗教和風俗習慣) 就是這樣傳下來的。 

過去除了做香料外,乳香則用做醫藥。例如說用為解毒、治療腫瘤、發燒、嘔吐等。中藥則用來治痲瘋、癌、疔、及做收斂劑。現代乳香大多用在香水、香 (Incense)、及香精油治療 (Aromatherapy) 等;醫藥上則用在氣喘、潰瘍、敏感、枝氣管炎、痢疾、傷口、增加免疫力等等。 目前市場上的乳香,幾乎都是撒馬利亞的產品,價錢 較低、但品資也較差。

沒藥的英文是 Myrrh,學名為 Commiphora molmol ( myrrha) 漢字的「沒」是音譯。真正的沒藥在商場買賣上稱為 Karam Turkey myrrhMyrrh 原是阿拉伯文,是「苦」的意思。原產於地中海的東部、伊索比亞、阿拉伯半島、及撒馬利亞的一種可達九尺高的有刺灌木。 沒藥是從樹幹、樹枝自然流出的樹液。剛剛流出的樹液柔軟、呈淡黃色。由於空氣及陽光的氧化作用,樹液逐漸變硬而呈紅棕色的、不同尺寸、但平均有核桃大小的顆粒。剛流出的樹液就黏在樹幹上,在幾個禮拜到兩、三個月的乾燥後才收集、分類。東印度沒藥 (East Indian Myrrh 或稱為 Bisabol Myrrh) 則是從 Balsamea erythrea 生產的,是品資相當差的沒藥。  

沒藥除了供神做香料外,主要是利用它殺菌防腐的藥力。它的主要成份類似茴香油 (Thymol) 或香荊芥酮 (Carvol),而這兩個成分都可做防腐劑、殺菌劑、及香料等。古埃及的藥典包括有使用沒藥、薄荷、蘆薈、篦麻油等 800 多項的藥方。當然它也和乳香一樣,被用來處理木乃伊或供奉在金字塔裏。猶太人用它做藥材,也用來塗抹屍體。耶穌埋葬時,就塗上沒藥的油膏。中藥使用沒藥的記載,開始於唐朝。它用來治療傷口、消腫、及婦女月經的疼痛等。 目前西藥用來治療枝氣管炎、痢疾、潰瘍、濕癬、齒齟炎、皮膚炎、傷口、及皮膚鄒紋等等。    

2018年3月17日 星期六

墨西哥山茱萸 (Mexican Dogwood)

墨西哥山茱萸               黄慶三 (05/04/09)

墨西哥山茱萸     (攝於National Arboretum)

墨西哥山茱萸近照
墨西哥山茱萸近照



墨西哥山茱萸 (Mexican DogwoodUrbiniana DogwoodMexican Crown Dogwood,學名Cornus florida L. subsp. urbiniana (Rose) Rickett,同義字 C. urbiniana),山茱萸科 (Cornaceae)山茱萸屬 (Genus Cornus),為大花山茉萸品種 (Flowering dogwood species) 的一個亞種 (Subspecies,縮寫為 ssp. subsp.)。大花山茉萸有兩個亞種,即C. florida L. subsp. florida C. florida L. subsp. urbiniana1墨西哥山茱萸四個白色苞片 (Bracts) 的尖端結合在一起 (Fused bracts),而成為燈籠 (Lantern) 或皇冠 (Crown) 似的造型,奇特而美觀。C. florida L. subsp. florida 原產於美國東岸及加拿大東南岸,而墨西哥山茱萸則原產於墨西哥東北部的Nuevo León 和中部的 Veracruz 山中。

這種山茱萸亞種除了有燈籠或皇冠似造型的花朶外,它的葉子帶上點藍的色彩,而且除了有燦爛赭紅的秋葉外,葉子可以停留至感恩節以後才掉落,比其他山茱萸有更長的秋葉觀賞期。因此它是美國極為特殊、稀有的一種觀賞用花樹。比如說華府的國家植物園 (National ArboretumWashington, D.C.) 的『山茱萸區』(Dogwood Collection) 祗有兩株,而 (美國) 全國也只有少數幾個植物園擁有這種花樹。華府的國家植物園裡較大的一棵,約 22 呎高、16 呎寬,是 1992 年才種的。因此,依據華府的國家植物園網頁所敍述,只有少數『幸運』的遊客能够見到這種奇特的山苿萸花。2

筆者曾在二OO四年為文『山茱萸』,介紹六、七種山茱萸 (請見太平洋時報,二OO四年八月十二日P.10),却不知道有這麽一個美麗別緻的亞種。上個禮拜一 (OO九年四月廿七日),一群華府台美人長樂會 (Taiwanese American Senior Society—TASS) 會員華府的國家植物園觀賞杜鵑花 (Azalea Collection) 及野餐後,順便轉去『山茱萸區』看看山茱萸。所有的會友都一窩蜂、很快的走進山茱萸區的深處,筆者殿後慢慢觀賞時,才猛然發現這麽一棵奇特美麗的墨西哥山茱萸。大聲喊他們『回轉』後,每個人都興奮的猛按相機,討論不休,覺得不虛此行。另一棵較小的植株,就在約六、七十呎外草皮對面的林邊,也是盛開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