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嘉蘭、火焰百合 (Gloriosa、Flame Lily)

嘉蘭、火焰百合 (GloriosaFlame Lily)             黃慶三 (04/20/2016)
                                                    (--也略談「秋水仙素」的應用)



                                                                                 
                                                                           嘉蘭、火焰百合 (攝於 Longwood Gardens, PA)
                                                                           
嘉蘭、火焰百合 (攝於 Longwood Gardens, PA)
                                                        
                                                                                                                  嘉蘭圖案 (Hopfer, 1750)



嘉蘭、火焰百合 (GloriosaFlame Lily,學名Gloriosa superba 'Rothschildiana',同義字Gloriosa rothschildiana)秋水仙科 (Colchicum familyColchicaceae)嘉蘭屬 (Genus Gloriosa)這屬有12種。嘉蘭原產於熱帶的非洲南部至亞洲,目前已歸化於澳洲及太平洋地區,且廣泛的被栽植,作為觀賞用、藥用、毒藥、或成為入侵性莠草。台灣於 1970年代從美國引入。1這花是津巴布韋共和國 (Zimbabwe) 的國花,也是印度南方泰米爾納德邦 (Tamil Nadu) 的邦花。

英文有許多俗名,包括Flame lily, fire lily, gloriosa lily, glory lily, superb lily, climbing lily, tiger claw, creeping lily等,而 Rothschild's Glory Lily” 常作園藝商業品種名。種名源由 Z.W. Rothschild英國男爵,一位有名的鳥類學家,於1901年把這花卉帶至 English Horticultural Society花展而來。

秋水仙科包括20多屬、約幾百,均為草本植物,分布在世界各地,以熱帶地區種類最多。這科植物一般含有毒的秋水仙素 (Colchicine),而秋水仙素是從秋水仙科、秋水仙屬 (Genus Colchium) 的秋水仙 (Autumn crocus,學名Colchicum autumnale) 首次萃取而得名。

秋水仙素有劇毒,中毒症狀與砷 (Arsenic) 中毒有些類似,包括口渴、喉嚨燒灼感、發熱、嘔吐、腹痛、腹瀉、腎衰竭,隨後可能伴有呼吸衰竭,引起死亡,至今仍沒解毒劑。秋水仙素可做藥用,主要用於治療痛風 (Gout--痛風是疼痛最劇烈的一種關節炎,其病因是體內累積了過多的尿酸) 等等。這種可用於痛風治療的記載,最先出現於戴奧科里斯 (Pedanius Dioscorides--公元40-90) 所著《藥物論》(De Materia Medica) 上。目前也和其他藥物合用,以老鼠實驗,作多種癌症,例如乳癌、大腸癌、肺癌、攝護腺癌等的治療研究。

秋水仙素可以誘導植物細胞發生多倍性。多倍性植物往往體積較大、較強壯、及較高的生長速度,因而這種處理,常應用於商業性的植物繁殖。它的另個商業應用例子為「無子西瓜」,它於 1962年,由高雄縣鳳山市 (即目前的高雄市鳳山區) 「西瓜大王」陳文郁,培育出全世界第一顆無子西瓜,命名為「鳳山1號」。2

無子西瓜」是種三倍體的植株,它由二倍體的普通、有子西瓜,和四倍體的西瓜混種後所生產的品種。而四倍體的西瓜,則由二倍體的西瓜,以秋水仙素處理後所產生 (請見拙作《西瓜-- 無子西瓜》,http://cshuang2.blogspot.com/2013/10/blog-post_8941.html ,或 http://blog.xuite.net/cshuang2/twblog/140173411)。陳文郁一生培育出280種以上的西瓜品種,全球1/4的西瓜種子出自其手 (他一手創立的雄市農友種苗股份有限公司」,Known-You Seed Co.”)。他已於2012127日去世,享年88歲。3

秋水仙素也可使不育的三倍體混種,變成六倍體而可繁殖。例如四倍體的小麥 (Wheat學名Triticum spp.) 和二倍體的黑麥 (Rye學名Secale cerale) 混種所生的三倍體小黑麥 (Triticate學名x Triticosecale),可用秋水仙素變成六倍體後,而有繁殖能力。

嘉蘭是嬌嫩、有根狀塊莖、落葉性、多年生草本植物。適應於多雨的夏天,乾旱季節會「冬眠」。葉端的卷鬚 (Tendril),讓它能攀爬其他植物的枝葉或支架,長至約三公尺 (10英呎) 高。在野外它可生長於多種環境,包括熱帶叢林、森林、灌林叢、林地、草原、及沙丘。它可存活在貧瘠的土壤,以及海拔2,500公尺的高原。

花有6花被片 (Tepal),每個花被片58公分長,約0.8公分寬,略為垂直向上,基部收狹。嬌豔的花色,從綠黃色至黃色、橘色、紅色、甚至深粉紅色,夾雜在邊緣縐曲、翻捲、別緻的狹長花被片上,有似火炬,因而又名「火焰百合」。花期長,夏至秋季,每朵花可開放約10天,瓶花壽命 710。就因花形別緻,色彩豔麗,花期長,是種頗受歡迎的觀賞植物、切花花卉、和新娘花束。4,5 它可種於花園、盆栽、作室內植物,而其攀援生長的習性,也適合種於陽臺、棚架、花廊等處。

其花有六個長雄蕊,可長至4吋長,各有一個大的花粉囊,佈滿黃色花粉。雌蕊約6吋長,花由蝴蝶傳粉,但在熱帶地區,以花蜜為食的太陽鳥 (Sunbird) 也幫助傳粉。果實為多肉的果,成熟時種子圓形,呈紅色。成熟的種子可曬乾儲存。如把凋萎的花剪除,而不讓其結子,則可開更多的花朵。

嘉蘭全株含有秋水仙素及相關的生物鹼 (Alkaloid gloriocine),所以食用它相當危險,特別是根莖 (尤以塊根尖端的生長點毒性最強) 及種子,其致命量約6 mg/kg,而接觸它的枝葉,也可能引起皮膚的過敏性。它的根狀塊莖,略似迷你蕃薯或山藥,因此有時會被誤食。誤食後,其症狀需26個小時後才顯現。4 有小孩或寵物的家庭,需多加注意。

就因含有秋水仙素,嘉蘭可用來治療多種疾病;1 印度、非洲也使用它為民間處方。因含劇毒,需慎用。為了做藥用,非洲、亞洲原產地、及印度,野生者常被過份挖掘、蒐集,而濱臨絕種。奈及利亞 (Nigeria) 原住民也曾用它做毒箭頭。

春天時,可用種子繁殖,但種子有69個月的休眠期 (Dormant) 需經複雜的「層積處理」(Stratification--三個月的華氏75熱積層,再三個月置於冰箱的冷積層處理) 以打破其休眠後,才能萌芽。6 種子發芽甚慢,可能從一個月至一年不等,6 University of Florida 的經驗為 4個月。4  種苗一年後,會生長可分殖的塊莖,但通常需等三年後,才把種苗移至花圃。如有成長的植株,則可用根莖的分株法種植,也可用組織培養繁殖。

喜溫暖、濕潤、富有機質、及排水良好的壤土。土壤 pH值為5.86.57,8 生長期間,每二至三個禮拜,可澆稀釋高鉀 (K) 液體肥料。又生長期間需充足的水分,進入冬季休眠期時要減少澆水。溫熱地區可露地栽種,適於 USDA Zone 8b 119 寒冷地區在葉子枯黃後,可挖出根莖,也許需要灑些殺蟲劑/殺黴菌劑,再儲存於泥煤苔 (Peat moss) 或蛭石 (Vermiculite) 中,移入室內過冬。5  因含有毒的秋水仙素,栽種植株或處理種子及根莖時,需帶塑膠或乳膠 (Latex) 手套,以免引起敏感反應。

挖出的根莖,呈向下的 V (即長成兩個細長塊莖)。春天再種時,才把V型根莖分開成兩株。種植時,把分開的每一根莖平放約24吋深,相距812英吋,10 根莖的端點 (Apex,即生長點) 會發芽、生根,長成新株,每株有一至四個分枝。秋天挖取時,每株又長出V型根莖,即它長出的總共根莖數,每年加倍。在溫熱帶成年露地種植,而不必挖出根莖時,明年會從這向下V型根莖兩端點長出兩株新株,再一年則長出四株,持續不斷。就因每株每年只會增加一株,它的繁殖增生頗慢 (除非另以種子繁殖),因此野生植株的過份蒐集,易濱臨絕種。


必需注意的是它的根莖頗脆弱,且只有一個生長點,秋天挖掘處理時必需小心。為了避免挖掘、儲存的麻煩,或可能引起的損傷,有人把它種於盆裡,春天時把整個盆子埋於花園 (至地平線齊) ,秋天葉子枯萎後,再把整個盆子挖出,移入室內過冬。因每年會增加一倍的植株,所用的盆子必需夠大、夠深,而多年後,仍需挖出分植。它最適當的白天氣溫為華氏70度,晚上為華氏60度。10如種為室內植物,可把它置於明亮的窗前,花期過後,逐漸減少澆水,引致冬眠。

3 則留言:

  1. Very pretty!秋水仙素副作用會腹瀉、腎衰竭不是最佳選擇的痛風藥品喔。

    回覆刪除
  2. Dear KT:

    Thanks for the comment. Yes, I know it as well, except I'd like to talk more on the horticultural side than the medicinal side. Hope the readers won't be misled...

    回覆刪除